蛋德雷尼

假向往 真禁锢 无行动 瞎抒情

【推荐】沙海背景瓶邪经典同人汇总(含链接)

目标幸运S+:

本人很喜欢沙海,在十年后已经完结的现在,依然还是有很多优秀的作品给予了瓶邪他们心中的结局。在可能等不到沙海完坑的情况下,觉得写出精彩的沙海同人的作者们都是大神,故而作出了一份沙海背景的瓶邪推文整理。


收录标准:(1)原著向无崩坏 (2)瓶邪only,强强 (3)正剧中长篇


目前共推荐已完结6篇连载中5篇其它[涉及沙海但不以沙海为主背景]2篇,排名无顺序之分,会不定时持续更新,如果链接有错误或有我遗漏的好文,请务必告知与我。




【已完结】


 



《通天盛宴》 by 线性木头



链接点此贴吧不老歌


非常经典的老文,全文很多部分都是通过他人的视角看瓶邪,以苏万重入沙漠为引续写沙海三。文中有幽默轻松得让人会心一笑的段落,也有让人心情沉重叹息不已的情节,有少年的成长,有铁三角的情谊,令人觉得,无论曾经历经多少艰难坎坷,亦会迎来一个光明而充满希望的未来。





《我这一辈子》 by glueball



链接点此贴吧不老歌


接沙海三,群像的故事。文中出场的每个角色,都显得无比真实,简单几句话便被勾勒得栩栩如生。作者是个汉子,他写这文的初衷,是想看到“吴邪只单方面对张起灵有意思(特强烈),而张起灵没那意思”这样的前提下发生的故事,然而这篇文并非为虐而虐,事实上其在情感上的把握极其细腻而动人,时而隐晦,时而激烈,细水流长的叙述却能一步步牵引观者的思绪。





《去日苦多》 by 迷野Miye



链接点此贴吧不老歌


接沙海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这是题目的出处,而“去日苦多”这四个字,仔细一品便如同为沙海的吴邪量身定做一般。这篇文以吴邪的行动为引铺展开了一个庞大的世界观,解密的部分非常之精彩,情感戏反而不多,但隐晦的显露亦是动人心弦。





《雪域幻境》 by 熙



链接点此lofter贴吧不老歌


接沙海三。这个故事就和它的名字一样,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通过不同角色视角的插叙倒叙,缓缓铺展开了几年中我们从未在原著中看到的一切,以及之后我们同样未知的明天。我们曾看见的,我们曾想象的,我们期望的,所有事物都汇于了一处。而故事中关于瓶邪二人情感的部分,颇有几分“心照不宣”、未言于口却又清晰如斯。





《无稽》 by 此处输入用户名



链接点此lofter贴吧不老歌


接沙海三。张起灵失忆梗,在沙海的背景下,这似乎是个较为罕见的设定。但作者完全不落入俗套,在精彩的剧情下交错着影影绰绰的情感暗流。每个人都在努力着想要结束一切,而到最后,无论谜题、阴谋,都比不上岁月静好,一起共老。





《局中局》 by 艺_步step



链接点此lofter贴吧


接沙海三。这篇文诞生的初衷,作者耗费了许多的笔墨来描述,沙海二里,绝望的吴邪曾经祈求神明却又意识到不可能有神明出现,而作者让这个不可能成为了可能。张起灵会成为这个“神明”,他会在暗中为吴邪的计划铺路,为他树立起坚实的保护障。这是一个关乎信任的故事。




【连载中】


 



《渡苦》 by 一三



链接点此贴吧不老歌


接沙海三,穿越时空梗,被割喉的吴邪坠下悬崖,却回到了过去,遇见了许多年前来到墨脱寻找董灿的张起灵。文中的吴邪一直以关根之名示人,通过张起灵的视角,慢慢描绘出他眼中的关根从一个萍水相逢、身份不明的陌生人到默契同伴的转变。文风细腻婉转,看似轻描淡写,却往往戳人心弦。缓慢连载中,目前尚未可知未来走向。





《荒沙之冢》 by 艺_步step



链接点此lofter贴吧


在所有沙海背景的同人中,这篇的设定当真可称得上奇妙。时间点设定在2016年,而本该结束一切的吴邪,却以失忆者的姿态出现,被动与主动并存地卷入了一场浩大的阴谋之中。在追寻过去的过程中,一个个声称是他旧识的人出现,谁是敌谁是友?而张起灵,又是谁?用作者的话来讲,这篇文的主旨是:“揭开一段往事,确认一份感情,顺便再看看小三爷千里走单骑的英姿。”目前标的已完结,但不出意外会有后续。





《白费力》 by 404 Not Found



链接点此lofter贴吧不老歌


主时间线为藏海花之后向沙海过渡的空白时期,强解密向,线索贯穿盗笔藏海花沙海三部。吴邪第一人称视角,但出场的每个人物都生动鲜活,几代人的奋斗、命运的无奈、站起来反击的不甘,全被刻画得栩栩如生。题目的含义为“爱本身不求结果,白费力又如何”,这也暗示了这篇文的情感走向,前期还是比较隐晦含蓄的。


 



《但为君故》 by 锁清秋



链接点此lofter贴吧


接沙海三,瓶邪无差。这一篇的大背景带着一种灰暗的色泽,出场的每一个角色,似乎都有一种或背水一战或别无选择的悲壮感。因此一些穿插的温暖小细节便显得格外珍贵美好,让人相信,黎明终将到来,划破一切黑暗。





《藏地拓影》 by go流年乱77



链接点此贴吧


时间点为藏海花之后,沙海之前,描写吴邪闭关修炼的事情,“吴邪在藏海花之后的努力他的恨他的不甘心最后归于平淡是文的主题”。作者的将一幕幕不同的画面融汇于一处成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文字很有深度,阅读它如同阅读一篇诗歌、一段历史。而很可惜的是,作者没有将它写完便已搁置。




【其它】 



《老宅诡事》 by 熙



链接点此lofter贴吧不老歌


这篇可以算作《十年后》的同人,故事发生在一切尘埃落定,汪家覆灭,小哥已出青铜门之后。因为一场意外,铁三角开启了一场诡异神秘的历险。谜题重重堆叠,剧情张力十足,文章的氛围总体来说还是很轻松的。情感部分,两人目前尚未让彼此的关系更进一步,而吴邪的第一人称让整篇文地洋溢着一种特别的、如同返老还童般独属于年轻人的青涩。





《羊神开泰》 by 六欲浮屠



链接点此贴吧不老歌


本篇时间点比较模糊,大概是在沙海中一切已经解决,而十年之约约期将至的时候。这是个温馨治愈系的故事,没有那么多苦大仇深,以一个原创人物小神明为引,帮助瓶邪两人认清了对彼此的感情。幸福、美满、团圆,似乎就是对这个故事最恰当的评价了。




TBC




修订版新帖地址戳此:【推荐修订版】沙海背景瓶邪经典中长篇同人汇总

嗑邱夏邱嗑得喔神魂颠倒
脑袋里全部都是废料 大部分还是黄色的(
今天终于写了两千字出来 神清气爽
后天就要考试惹但完全无心复习
今天也奶一下越界第二季
chocotv大佬 我们这些小的给您跪下了
螃蟹🦀️式笔芯

热夏01

(写在前面:邱夏邱 甜甜甜 会有车的 祝食用愉快!


早上八点半,夏宇豪洗好澡,打开衣柜,随便拿了一件白色背心和黑色短裤套上。

头发没有完全擦干,一两滴水珠流过他的精致的锁骨和紧实的肌肉,偷偷地跑进背心里。

他随意地揉了揉头发,拿起手机看时间,锁屏的照片是他和邱子轩的自拍照,俩人靠在一起比着“胜利”的手势开心地笑着,傻傻的。

他把手机塞在口袋里,背上包包,穿上鞋子出门了。

虽然放暑假已经一个礼拜了,但两人都没见过面。排球队的假期特训还没有开始,两个人又都很忙碌。

邱子轩在家认真地复习准备学测,夏宇豪则是找了一份新的兼职工作,在一家生意火爆的奶茶店里做饮料,非常辛苦,连他这种体力超好的人做着都有些脱力,但好在薪水还算蛮高。

每次他累到想爆粗、干脆不干的时候,想到自己看中的那个正版钢铁侠模型,也就咬咬牙忍下来了。

以夏宇豪对邱子轩的了解,钢铁侠可能是“排球控邱子轩”除了排球之外最喜欢的东西了吧。

一想到子轩收到礼物开心的样子,他就觉得累一点也没有什么,正好还可以当作特训前的体能训练。

好几天没见,俩人只能通过简讯和视频通话联络,彼此都很想念对方。刚好今天邱父邱母带着倩如去旅行留邱子轩一个人在家复习,夏宇豪也赶上轮休不用工作,所以昨晚他们就传简讯约好今天夏宇豪去邱子轩家陪他复习。

今年夏天格外的热,今天天气闷闷的,更是让人透不过气来。

出门不到五分钟,夏宇豪已经感觉身上粘粘的。

他准备给子轩做一桌丰盛的午餐,并且给他补充点泡面之类的零食存货,所以在子轩家附近的超市里逛了一会。正在他纠结要买哪个牌子的泡面时,简讯短促地铃声响起。

——到哪里了。

——在你家旁边的超市买菜 你喜欢哪个口味的泡面啊[图片]

——这么贴心哦。买左边的好了。

——收到

他收起手机,从货架上把泡面拿下来放在购物车里,准备去结账。

裤袋里传来简讯铃声,他想可能是子轩有想要让他带的食物。

——快一点来哦,我好想你。

“腾”的一下,夏宇豪感觉自己的脸突然变得好烫,身体也像被什么东西定在原地一样。

邱子轩从那天告白之后就再没有跟他说过这样的话了,这一个突袭搞的他不知所措。

他双手捧着手机打了“我也是”这三个字,想了想还是删掉了,推着购物车飞快地走到收银台结账。



那边在家里的邱子轩发完这条简讯后也有些难为情,他不自然地推了推眼镜,合上了书本,走出房间,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罐可尔必思放在了餐桌上。

天气这么热,等一下夏宇豪来直接喝太冰的饮料会对身体不好,他想。



门铃响了,邱子轩打开门,看到夏宇豪拎着两大袋子的食物,气喘吁吁的,流了不少汗,白色的背心贴在身上快变成透明,挂着汗珠的脸上绽放着超级灿烂的笑容,露出了右边的虎牙。

可爱过头了,他想,打开门的那一刻,心跳都漏了一拍。

他咳了一声,摸摸了自己的鼻子,接过夏宇豪手里的食材,看着他在门口换鞋。

“怎么流这么多汗,跑着过来的吗?”

“……没有啦,是天气太热,又闷。”才不要承认为了快点见你所以跑到快吐了,很逊。

“是哦,那我去拿可尔必思给你喝。”邱子轩拎着食材,笑着走向了厨房,既然他家的小奶狗害羞不想承认,那他就装作不知道吧。

在一起已经有一阵子了,见到他却还是会像最开始那样心动,这次足足一个礼拜没有见到真人,心情更加强烈了。

夏宇豪拉开易拉罐灌了好几大口,爽得他叹了口气。

邱子轩倚在料理台旁,心里想的还是我的男朋友怎么会这么可爱。

“我买了好多菜哦,等一下给你做一顿超丰盛的午餐。”放下易拉罐,夏宇豪开始整理放在桌面上的食材,“三菜一汤怎么样?还是四菜一汤好了,你多吃点才会更有力气复习,我有Google考生食谱诶,一会儿试试看……诶,干嘛这样色眯眯地看我啦。”

“哪有色眯眯的,我只是觉得你好可爱,又可爱又贤惠。”

“你今天怎么这么肉麻…”夏宇豪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粉了,他拿起可尔必思喝了一口,结果差点呛到,咳了起来。

“没事吧?慢点喝啦…”邱子轩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背。

“还不是你…吓到我了…”夏宇豪小声嘟囔着,转开脸,不敢直视邱子轩的视线。

子轩今天好奇怪啊。

邱子轩看着他这别扭的样子,心里某一个地方被融化了。

他捏着夏宇豪的下巴把他的脸转过来,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你不喜欢我这样吗?对不起。我只是好久没见到你…”

“不是不喜欢啦…就…”夏宇豪的脸更红了,下巴上传来温柔的触感,鼻子里充斥的都是子轩的好闻的味道,他感觉自己像一个躺在微波炉里被加热的番茄,内里变得越来越软,表面上热的冒着蒸汽,话都说不出来。

夏宇豪身上闻起来像是下暴雨过后被阳光晒着的大片草地,薄荷味道的沐浴乳和淡淡的汗水味结合起来意外的很好闻,健康又清新的少年感。

“我想亲你,可以吗?”

“想亲就亲啦,干嘛废话…”

邱子轩凑上前,含住了夏宇豪的上唇,轻轻地吸吮着,感受着他轻微的颤抖。

尝起来还有可尔必思的味道,甜甜的。

他用舌头扫过夏宇豪的嘴唇,撩拨着他张开了一个缝隙,然后他慢慢地探了进去,扫过那个可爱的小虎牙,缠住了夏宇豪温软、带着甜味的舌。

夏宇豪双手交叉在邱子轩的后颈,闭着眼,沉醉在俩人的吻里。

两人的气息开始渐渐的不稳,周遭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不断升温,暴露在空气下的肌肤好像快要被烫伤。

太热了。

邱子轩环抱着夏宇豪的腰,他越来越用力,俩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直到俩人密不可分地贴在一起。

毕竟俩人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这一个缠绵的吻使两个人都起了反应。

唇分开后,俩人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鼻尖相抵,轻轻磨蹭着。

“现在要怎么办,菜还没煮诶…”

“菜等一下再煮就好…再亲一个…”

“唔…”

台北市经历着今年夏天最热的一天,在室外的人纷纷热到哀嚎;而这两个在家里吹着空调的两个人也热到温度计快要爆表。



(下章不出意外的就是邱夏车啦,XD



纪翌:

今天看到复联3的编剧Markus的采访,回答队长在复联3着墨较少的问题。Markus说队长和寡姐戏份少是说他们是硬汉,当威胁来的时候,他们会直面威胁,他们不会崩溃,不会哭泣,不会想着失败,所以没有太多可以探讨的。

一直想着Markus的采访,觉得有点憋屈,其实Markus的说法让我想起很多人一贯对队长的感觉,因为他是个硬汉,所以他不会软弱,所以没有可挖掘之处,所以电影着墨较少。因此在很多没有了解过队长的人眼里(尤其拜早期的复联群像所赐),队长的形象有点乏味,有点无聊,就好像他没有经历过其他英雄的失去和背叛,随便站在那儿说点古板的风凉话。他不会伤心,他不会害怕,他不会难过。他就像铁板一块。

但不是这样的,美国队长的故事不是这样的。Steve的父亲死于战争,母亲死于疾病,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最好的朋友在自己面前坠下火车,为了几百万人口的生死存亡自杀式坠机。等他再醒来时,和他同一时代的人一个一个死去。然后被他曾经拯救过的人民和政府背叛和追捕,从英雄变成流亡者。他的失去跨越了一百年,跨越了一整个时代,他在自己的人生中不断地经历失去,他几乎没有完完整整地得到过他真心想要的那些东西。

可是即使经历了这么多,为什么还是有人说他不懂失去,不懂难过?因为他是个硬汉,他不会哭,他不会说,他也不会自暴自弃。他因为战争失去了父母,于是他选择结束施暴者的战争。他因为九头蛇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于是他选择杀光所有的九头蛇。他最难过最难过的时候,也只是在小酒馆一个人闷声喝酒,然后自嘲,自己就连喝都喝不醉。你永远无法从他嘴里听到我很害怕,我很难过,我觉得命运对我就是一坨屎。他从来没有因为这些失去抱怨过。

但是他真的不难过吗?CE在对队长的表演中有一点非常细腻,虽然没有语言和眼泪,但是他用了很多细微的动作表达队长的无奈和失落。在时代广场赤脚奔跑时的迷茫,一个人在史密森尼博物馆时的失落,看着冬兵被重新冰封那一刻的下垂眼。他从来不是因为他没有经历过失去而坚强,他的坚强是因为他那颗真正如金子一般的心让他克服了所有的恐惧和软弱,站了出来,站在离失去和死亡最近的地方。

我真希望电影能多给队长一些时间,多给这个角色一点时间。因为这是这个角色真正闪光的地方,真正值得挖掘的地方。他之所以是一个硬汉,不是因为他是一块钢铁,而是因为他既一个肉体凡胎,也是真正的钢铁之躯。




————————————


我想说一下,我对Markus本人没意见啦,我也是Markus作为编剧的美队2入坑的,Markus是我很喜欢的编剧。今天写这个更像是因为Markus说的话让我想起了在队长身上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舆论悖论,或者说想起了很多路人对队长评价的缘由~希望Markus在复4给队长多写一点戏份。虽然戏份多少不取决于编剧,取决于漫威。

【双豹组】【Erik/T'challa】孕生艰难02

写在前面(
这章更傻屌了 慎入
祝食用愉快啾咪





今晚有云遮住了星光,但是瓦坎达的夜晚一如既往的美丽平静。

但是堂兄弟俩的内心一点都不平静,Erik和T'challa面对面坐在床上,只穿着内裤对峙着。

“Come on!没人说大肚子就不能打|炮!况且Shuri说这俩崽子的状况超棒根本不用担心好吗?”Erik捧着他堂哥的脸深情地说,说完就深情地吻上了他哥丰满厚实的嘴唇,但是还没来得及伸舌头就被T'challa推开了。

“我们还是不要进行这种‘危险’的活动了,天知道巴斯特女神又会降下什么神迹。”T'challa说。

Erik梗住了,然后沮丧地向后一躺扑在了枕头上。

T'challa摸着自己的小腹,叹了口气,躺在了另一个枕头上。

对于这件超自然的事,他们从最开始的震惊到难以接受,渐渐的也就习惯了。

孕吐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俩人原来结实的六块腹肌也慢慢鼓起来了。Erik说他当年在MIT和人打赌吃了六张大披萨之后肚子就是这个状态。

虽然习惯倒是习惯了,但是两个大男人居然一起怀孕了这种事还是令他们很煎熬。

尤其这几天,Erik能感受到T'challa的情绪不高,在处理公务时也会若有所思地摩挲着自己的戒指。这对一个工作狂国王来说可不寻常。

Erik很担心他,所以才想要和他亲热一番振奋一下他的精神。

现在Erik看着仰躺着的T'challa,果不其然,他又开始盯着天花板发呆了,依旧摩挲着那枚戒指。

一样的那枚戒指也戴在Erik的手上。那天他们干了个爽之后,T'challa解下了他的项链,然后为他戴在了手上,然后低下头闭上眼深深地吻了一下。

每次想起那时他堂哥微微颤抖的睫毛和手指上传来的温度,Erik心里都会荡漾许久。

他凑近搂过了他的堂哥,吻了一下他的肩膀。

“在想什么?”

T'challa沉默了一会,转过身和Erik双臂交缠,然后看向了Erik的双眼。

“N'jadaka,我在想,这是不是巴特斯女神对我们的惩罚。毕竟……我们这样的关系……”

Erik看着他堂哥的双眼,他之前从未遇到过这样一双温柔的眼睛,双眼里仿佛装下了整个春天。

“为什么这样想?”他亲了亲T'challa的额头,低声问,“你后悔了?”

“不,我不后悔,从来没后悔过。”T'challa眼神坚定的看着他说说,“只是我总是控制不住的瞎想,可能是荷尔蒙在作怪。”

“Yeah,上周咱们一起看Queer eye你居然用掉了一整盒纸抽擦……”Erik调侃他。

“No,我们说好不提这个了。”T'challa打断他。

“行,反正你也不是最丢人的,M'baku用了两盒。”

二人想起了M'baku当时哭的稀里哗啦的状况以及Okoye看向他俩鄙夷的眼神,不由得爆笑出声。

“说真的,我不觉得这是惩罚,”笑过之后,Erik难得认真的说,“我反而把它当成一种恩赐。”

“……?”

“你想,如果我们两个搞在一起,那还怎么会有血统纯正的继承人?”

“……有点道理。”

“See,她很支持我们,帮我们解决了这个大麻烦。”Erik冲T'challa眨了眨眼,“所以我们目前只需要解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T'challa挑眉看向他一脸坏笑的堂弟。

“我的小‘兄弟’有点问题 ,我想到有一个好方法……”



云散了,繁星闪烁,瓦坎达的夜晚依旧美丽。







p.s.
queer eye:中文译名《粉雄救兵》 超好看 推荐姐妹们的去看惹



Laurence Anyways:

Annihilation. 2018.

出自罪孽者之手的扼杀之果既已在此,我将孕育出死亡的种籽与蠕虫分享,且在黑暗中聚集以其生命之力包围世界,而其余昏黄大厅中不可思议的黑影挣扎扭动因少数不可见且不可被见者缺乏耐心。

午夜阳光下的黑水中果实将成熟,而黑暗中的金色果实将豁裂,揭示出泥土中致命的柔软。

深渊的阴影仿似畸形花朵的花瓣盛开于头颅中,令思维扩展至任谁都难以承受……


——杰夫·范德米尔《遗落的南境2:当权者》


【双豹组】【Erik/T'challa】孕生艰难01

写在前面(

就突然有一个傻逼欢乐无逻辑脑洞 十分occ

互攻 双Mpreg 可能有车也可能没有

介意的点叉叉 祝食用愉快嘻嘻







“Whatttttttttttt?!”

T'challa和Erik一同瞪着他们的妹妹Shuri,眼珠子差点飞出来。

“是的没有错,你们两个都怀孕了。”Shuri清了清被双重黑人问号差点振聋的耳朵,指着屏幕上两个人的身体扫描图,“这和这,就是你们新生长出来的子宫们,这里面呢当然就是你们怀上的小宝贝了,现在大概两个月大。”

“What?”Erik先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然后又看了看T'challa的小腹,继而崩溃地揪着自己的脏辫大吼,“这不可能,我们俩,都是男的啊??”

T'challa已经震惊到说不出话,嘴唇颤抖的盯着屏幕看,好像他能把两张图上不该长在他们身上的器官看没。

“目前还不知道确切的原因,不过我的猜测是心形草改造了你们两个的身体构造。”Shuri摸着自己的下巴,高深的说。

“那为什么之前的祖先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只有我们两个?”T'challa无力地坐在椅子上说。

Shuri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因为没有祖先喝完心形草后像你们两个一样疯狂地f$ck each other!简直就像两头发情的种猪!”

两头“种猪”对视了一下之后,一齐懊丧把脸埋在了手心里。

他们可没想到会有这种事发生。

事情还要回到两个多月前,T'challa对Erik的“遗言”置若罔闻,还是救了他。等Erik醒来痊愈之后,当然免不了一顿激烈的争吵和打斗,只不过这次没有制服和武器。两人激烈肉搏在一起,不知怎么,打着打着就互相看对了眼。

眼神交错着,身体紧贴着,气息紊乱着,浓烈的荷尔蒙交缠着。

然后他们就干了个爽。

在之后的两个月内,两人就如同春天的野兽一般不放过任何时间地点的激情地那个着,皇宫里几乎所有人都被这对狗男男闪瞎了眼睛,每次见到他俩连在一起就三连摇头并拒绝。

俩人的感情状况非常和谐,简直可以用浓情蜜意羡煞旁人来形容。直到一周前俩人同时出现了呕吐的现象,当时他俩并不在意,以为只是普通的身体不舒服。但是Shuri觉得这不正常啊,两个获得黑豹力量的人怎么可能身体不舒服?于是抓着这两人到自己的实验室进行了一番大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结果真是令人窒息。

“不管怎么样,事已至此,天知地知你俩知我知。”Shuri看着这两个不成器的哥哥无奈地说,“我还需要进一步对你俩的血样进行研究。以后你们的身体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变化,慢慢适应吧。”

俩人抬起头,疑惑地看着Shuri。

“正常女性有的妊娠反应你们可能也会有,比如性情改变,食欲暴增或暴减,哦对了,胸部还会变大,毕竟需要储存奶水来哺……”

Shuri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两个哥哥一起的悲号打断了。

“Noooooooooooooooooo!”







【双豹组】【Erik/T'challa】血浓于水02

(这章有关于Erik妈妈的私设)


Erik首先感受到的是光,白茫茫的。

难道是天堂?自己居然能上天堂?他嗤笑,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笑的力气,想睁开眼睛也做不到。

除了光,他还能感觉到的是温暖的感觉从他一只手上传来,像是被什么人握住了。

这种感觉勾起了他尘封已久的回忆。

那时他还很小,他和爸爸妈妈一家在奥克兰拥挤的小公寓里,他的妈妈还没有因为癌症而痛苦的离开,他的爸爸也没有被他的叔叔杀死。

有些晚上爸爸会在家里,妈妈会烤一个小小的肉桂派,然后他们三个人挤在小电视机前看一些老电影。

他那时会躺在妈妈的怀里,电影情节对他的吸引力不大,他喜欢用手指缠绕他妈妈辫的精致的、藏着彩绳的脏辫。有时被他扰的烦了,她会假装生气的拍开他,再笑着用抱歉的眼神看着他,然后握住他的小手。

他还记得妈妈怀里的味道,廉价的椰子油味,却很好闻。

后来妈妈得了癌症,漂亮的头发不见了,再后来,她的手也变得冰凉。

他那时还很小,懵懂地接受了她的离去。他的爸爸告诉他,每个人都会离开,只是妈妈先走一步,她会在天上看着我们。

他渐渐长大,他不羡慕别的小伙伴有妈妈,因为他相信他的妈妈没有走远,还在看着他。

再后来,他的爸爸也走了。走的毫无征兆毫无预警,明明他出门前爸爸还叮嘱他玩的时候不要出这个街区,早点回家。

他又失去了至亲,但这次他不再相信那个童话了。

他变成了孤儿,但他不是却普通的孤儿。

他是被瓦坎达无情抛弃的遗孤。

所以他恨,他恨杀了他爸爸的人——他的叔叔,他恨瓦坎达,他恨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带走了他的所有美好的东西,给了他所有的黑暗和消极。

没有父母的黑人孩子大都会烂在毒品和酒精里,就像被大家认为的那样。可Erik没有,他参军,考上麻省理工,他成了杀虐四方的特种兵。

支撑他的不只是仇恨,还有愤懑。

他不怕死,但他想让这个世界和他的怒火一起燃烧,为他陪葬。

可是他的怒火在见到T'challa后更加旺盛了。

他的堂哥,从来没有受过任何苦难,一直养尊处优,是瓦坎达高高在上的王子,天真烂漫,无忧无虑。

Erik本以为他会很软弱,几乎不用什么力气就可以摧毁他。

他在王座前挑衅他,他用眼神蔑视他,用语言侮辱他。他料定他的堂哥会恼羞成怒,像一个被踩了尾巴的猫。

但是T'challa很从容,他看向他的眼神里没有愤怒,也没有像其他长老一样鄙夷的情绪。

他居然从那双柔软却坚毅的大眼睛里读到了歉意。

这个眼神竟使他想起了他的妈妈。

去他的歉意,去他的怜悯,去他的T'challa。

这个伪善的家伙。他必须死。

所以挑战仪式的时候,他是真的想杀了这个天真的国王,可是对方却不想杀他,明明有机会取他的性命却还是不下死手,即使他感受到了自己浓浓的杀意。这让他更恼火了。

真想撕开他虚伪的面具。

于是他杀了Zuri,这个背叛了他爸爸的,在他小时候总给他巧克力吃、教他打篮球的James叔叔。

终于,他的堂哥被真正的激怒了,可他并不是他的对手。

常年训练以及战斗积累下的肌肉记忆驱使他把T'challa扔下了瀑布。在那一刻他并没有直接感受到复仇的快感,闪过他脑海的想法竟然是可惜再也看不到那双好看的眼睛了。

他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想,他想可能是自己来到瓦坎达后变得不像自己了。

于是他决定找回自己,那个残酷暴虐的Killmonger,他烧了心形草,制定了侵略世界翻天覆地的战略。

可他没想到他的堂哥竟然活下来了,还向他发起了挑战。

看来他的堂哥也不是没用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他们又一次的纠缠在一起打斗,他的堂兄还在劝他回头。

可是哪有回去的路呢?

刀子刺入了他的身体,很疼,但是和他遭遇过的一切相比,这又算得了什么。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么多年的痛苦和煎熬,终于要结束了。

他的堂兄又一次的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以为T'challa在解决了他这个大麻烦之后会开心些,然而他看起来却并不轻松,反而板着一张凝重的脸,凝重到他都以为自己是一个对他的堂兄来说很重要的人。

他说,他爸爸曾经说过的瓦坎达的夕阳,那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他苦笑着看着他的堂兄走到他跟前,费力的架起他搭上了运输梯。

他如愿的看到了故乡的夕阳,真的很美。如果他能生长在这里,一定要每天都来这里观赏这绮丽的景色。

可他没有,他长在奥克兰,他有一个美国母亲。他对瓦坎达来说,从始至终都是个外人。

可能像自己这样的人与这美好黄昏也是格格不入的,他想。

他的堂哥对他说,可以救他,言语真切。

可是就算自己被关押在监狱里活下去,又与之前被困在仇恨的牢笼中的自己有什么区别呢?

于是他毅然地拔刀,选择结束自己这痛苦的一生,迎接无边的黑暗。



他没想到自己还会有感觉,他听到了一阵呢喃。

“…巴特斯女神…再救他…快…醒过来…”

仿佛就在很近的距离,但他却听的不真切。

他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在说话,却还是没有力气。

“保佑…叔…唯一的…我的堂弟…”

他在心里无奈地笑了,他想,我的堂兄还真是擅长出乎我的意料。

然后迎接他的又是无边的黑暗,可这次好像有什么不同。







p.s.
下章堂弟就真的醒啦!
醒来之后就可以谈情说爱了!